一號論文網

論文搜索
全部由博士、碩士撰寫
保證原創,版權歸您
保證PASS,否則退款
發表在CN省級以上刊物
全部由博士、碩士撰寫
保證出刊,否則退款
與高校保持同步
檢測抄襲比率
提供中英文檢測
提供多種語言互譯
專業權威翻譯
提供各層次的筆譯
文章保證省唯一性
嚴格審核
價格實惠,性價比高

中西古典戲劇悍婦型女性形象比較

摘 要:悍婦型女性形象是中西古典戲劇中一類潑辣、兇悍,無視封建禮教約束,表現出對傳統女性文化背離和反撥的特殊女性藝術形象。在中西父系文化觀念支配下,這類女性總是千篇一律地表現出世所罕見的暴戾無常與嫉妒心,由于她們的行為對現有社會秩序構成嚴重威脅,最終在社會各方勢力的威脅下回歸傳統。由于戲劇地位、劇作家身份、受眾審美思維方式等諸多差異,使中西方古典戲劇中的悍婦在女性形象的性格特點以及因“悍”而被“馴”的方式方面表現出很大不同。
  關鍵詞:古典戲劇 悍婦 女性形象 比較
  中西戲劇家以飽含深情之筆,在作品里為我們塑造了許多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。作者賦予了女性諸多美好的品格:年輕貌美、文雅風流、溫柔多情、善解人意,這些形象是作者深相愛悅并大加贊賞的,她們是美麗和智慧的化身,是真愛和理解的凝聚,是作者人生理想的合理載體。在女性的大觀園中同時也生存著一類獨具一格的女性:她們無視封建禮教的約束,敢以女性之悍抗衡男性之道,表現出對傳統女性文化的背離和反撥,這就是悍婦型戲劇人物形象。在文學這個舞臺上,她們也許沒有演繹出令人蕩氣回腸、唏噓不已的愛情故事,但她們潑辣、兇悍的個性無疑使女性形象長廊更加異彩紛呈。
  一、中西古典戲劇悍婦型女性形象的共性
  (一)暴戾無常
  這類女性總是千篇一律地表現出世所罕見的惡毒舉止。汪廷訥《獅吼記》中的柳氏對丈夫陳季常不是罰跪,就是藜杖加身,甚至用繩子系陳腳上,進行折磨;同劇中堂堂的官府夫人不但強行干涉丈夫在前堂斷案,而且大鬧公堂,罰官老爺當眾下跪,“你只好在堂上唬人,卻不思我狠一狠,你頭如搗蒜,我啾一啾,你身似篩糠”{1};《療妒羹》中的苗氏則以懲治丈夫為主要生活內容,不但使丈夫褚大郎陽剛之氣喪失殆盡,而且幾乎將小妾小青折磨至死,種種行為簡直喪心病狂。中世紀西方笑劇《洗衣桶》中塑造了一個整天以虐待丈夫為樂的妻子;莎士比亞《馴悍記》中凱瑟麗娜一出場就惡狠狠地威嚇比恩卡的求婚者,接著打妹妹,對父親反唇相譏,用琴打家庭教師。
  (二)嫉妒心強
  《獅吼記》中的柳氏,怕陳慥沉醉歌舞,寫信誆陳慥回家,說已代他娶下四個美人在家中。陳慥急急歸家,而四個“美人”是“一禿頭一大屁股一白果眼一跛足”,丑不可看。《珍珠記》中的溫小姐則將丈夫的前妻金真“百打千敲,頭發剪下,繡鞋拖了,日間汲水澆花,夜間執帚掃地”{2},幾乎虐待而死。《紫姑神》中的紫姑一進魏家門,曹姑便把她打發到廁所邊的小屋居住,整日拳打針刺,讓她做污穢不堪的活計。埃斯庫羅斯《阿伽門農》中的克呂泰美斯特拉出于嫉妒將丈夫的小老婆殺死。莎士比亞《馴悍記》中的凱瑟麗娜脾氣暴躁,毒打妹妹,多半是出于嫉妒妹妹的心理:“啊!你不讓我打她嗎?好,我知道了,她是你的寶貝,她一定要嫁個好丈夫;我就只好在她結婚的那一天光著腳跳舞,因為你偏愛她的緣故,我一輩子也嫁不出去,死了在地獄里也只能陪猴子玩。不要跟我說話,我要去找個地方坐下來痛哭一場。你看著吧,我總有一天要報仇的。”{3}
  (三)回歸傳統
  在父系文化觀念的支配下,隨著嬰兒問世的第一聲啼哭,在其性別被確認的同時,其尊卑的地位已經確立。父權是社會的主宰力量,是道德倫理的唯一立法者。女性由于經濟政治上淪為附庸,所以,即使是強如悍婦型女性不管是柳氏還是凱瑟麗娜,雖然表現出世所罕見的潑辣與兇悍,在某種程度上顛覆了男性至高無上的權力,但最終也還是在社會各方勢力的威脅下,不得不收斂起自己暴戾的行為,向丈夫低頭,回歸到正常女子所過的生活中。
  女人是什么?一千余年前的東漢學者許慎在他的《說文解字》里解釋為:“女,柔也。”莎士比亞也表達了同樣的見解:“脆弱啊,你的名字就是女人。”其實當男性對女性享有統治權的同時,就已經開始害怕女人的反抗造成男性權威的喪失。正如蘇珊·格里芬一語道破的:“男人害怕面對女人的肉體時失去對女人和自己的控制,所以他們抗拒女人的形象。或者將女人視作物,玷污或損害她的肉體,將她毀滅,或者將她塑造為邪惡的化身和毀滅的根源加以防范。”{4}作為文學主要創作對象的男性因為懼怕強悍無畏、殘忍狂暴、工于心計、凌駕于男性之上的悍婦對現有的社會秩序構成威脅,利用手中的話語主導權無限夸大悍婦的行為,將其變形為一種非理性的、災難性的行為,其形象也隨之異化為丑惡可怖的模式:驕橫失控的情緒、尖酸刻薄的言行、得寸進尺的欲望。
  悍婦型女性形象實質上是男性意識的一廂情愿,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傳統男權對女性的統治支配心理,也恰恰表明作者沒能深入地了解和剖析女性。悍婦的蠻橫潑辣,肆無忌憚,并不是完全無理取鬧,而是對無法逃避的命運的擔憂和抗爭以及苦悶情緒的宣泄。嫉妒本是人類的天性,男女間的情愛本就具有排他性,不容第三者插足其間,加之封建社會存在男女不平等現象,男子可以納妾嫖娼,自然會使一些婦人產生反抗抵觸情緒。嫉妒原本不足以構成罪狀,然而卻被男性不能容忍,成為詬病女性的利器。
  二、中西古典戲劇悍婦型女性形象的差異
  由于中西方文化的差異,中西古典戲劇悍婦型女性形象具有各自特色:
  (一)女性形象的性格特點不同
  中國古典戲劇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普遍具有臉譜化特征,即性格單一、善惡分明、正邪有別,好人好得無以復加,壞人壞得徹頭徹尾。中國戲劇中的悍婦形象幾乎就是“惡”的化身:大多姿色平庸,百無一能,不如小妾漂亮,不能生育,又不允許丈夫娶妾,高高在上,作威作福,攪得家庭雞犬不寧。背負著不忠、不孝、不善之罪名的悍婦顯然不符合人性的常規,但我國讀者對此卻十分認同。《閑情偶寄》就曾提到戲劇不僅為“雅人俗子同聞而共見”,而且“又與不讀書之婦人小兒同看,故貴淺不貴深”,{5}所以在創作人物性格時就貴單一。
  西方戲劇中的悍婦型形象大多比較具有個性化特征,人物雖有善惡之分,但往往不夠“純粹”——很難用單純的“善”與“惡”來加以區分。西劇中的悍婦雖然也都強悍無度,驕橫兇橫,但絕非“百無一能”:她們不僅美貌,而且育有子嗣,同時極富才智和膽略,會自我反思、懺悔。譬如:莎士比亞悲劇《麥克白》中麥克白夫人就極善謀略,在丈夫弒君篡位的過程中,麥克白夫人誘導教唆起了關鍵的作用;當麥克白夫人當上王后之后,她患上了夢游癥,在夢游中經常做的一件事就是“擦手”,她不斷地說:“這雙手永遠洗不干凈了?”“這上面還有血腥味。阿拉伯所有的香料都再也熏不香這只小手了。噢,噢,噢!”“來,來,來,伸過手來!干了就不能挽回了。”{6}麥克白夫人無意識中的“擦手”反映的正是她的懊悔和負疚心理。 中國戲劇中的悍婦形象千篇一律,如同定型的人物畫,而西劇中的這類女性則這千姿百態,令人過目不忘。影響中西戲劇中悍婦型形象塑造異同的因素很多,但受眾審美意識心理的差異無疑是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  “預料能吸引觀眾和使觀眾全神貫注、翹首期待的許多東西集中在短短的范圍內,才會產生感染力,收到更好的效果。”{7}作為直觀藝術,受眾的接受觀對戲劇創作的影響非常重要。由于中西古典戲劇的受眾群體并不等同,受眾的審美意識心理自然也有差異。

  

 最新論文  
  注意在論文上留下自己的信息 [11-16]
  一篇論文的過程有哪些 [11-16]
  中西古典戲劇悍婦型女性形象比較 [03-08]
  探析郭沫若早期的科學主義取向 [03-08]
  透過《紅樓夢》中的大觀園看中國的傳統文化與藝 [03-08]
 熱點論文
 試析《青樓夢》中所蘊含的封建文人的士子情結
 看說古西方文學對當今創作設計者的作用
 屈原和李白詩作中的鬼神形象比較
 我為傷春心自醉——淺析李商隱愛情詩的意象特征
 注意在論文上留下自己的信息
 相關論文
 中國古典詞學“趣”范疇的承傳
 論中國古代詩人的愛國情結
 淺析《春香傳》中的女性形象
付款方式 | 網站介紹 | 服務報價 | 信譽說明 | 客戶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常見問題 | 在線訂單
Copyright © 2007-2019 OneLw.Com. 一號論文網 版權所有
客服信箱:840545248@qq.com 投訴信箱:lunwenno1@163.com
陜ICP備13005036號
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精品无码你懂的在线观看-亚洲国产成人精品无码区-琪琪电影院A片无码